广东省电机工程学会网欢迎您!
学会主页 加入收藏 登陆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国际交流 > 正文

全国学会开展工程技术领域工程能力评价的成效与问题

作者:广东电机工程学会 来源:维普期刊官网 日期:2022-5-25 18:33:05 人气:13

张鸣天 郝胤博 肖畅

[摘 要]在中国科协推动下,有关全国学会自2001年开始积极开展工程技术领域工程能力评价相关工作,为推动社会组织参与工程领域治理、实现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提供了经验参考,总结梳理其成效和问题具有重要意义。该文在深入调研有关全国学会的基础上,采用综合分析与定性分析相结合的方法,系统回顾了有关全国学会开展工程能力评价和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的历程,总结了工作成效,分析了当前存在的工作未得到广泛认可、服务体系仍需完善、参与治理作用发挥不充分等问题,提出了推动全国学会在培养卓越工程师队伍上发挥更大作用的建议。

[关键词]工程能力评价 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 工程教育认证 中国工程师联合体

[中图分类号]G322.25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1-9596(2021)10-0032-05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深入人心,以工程科技人才为代表的专业人才国际交流合作日益增多,提高工程教育质量、建立完善工程师制度、推动实现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已成为促进工程师国际流动的基本共识。我国拥有4200多万人的工程科技人才队伍[1],是科学技术工作者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推进我国工程师制度改革,服务好广大工程科技人才,中国科协鼓励所属全国学会发挥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积极开展工程技术领域工程能力评价,为推动我国工程师制度改革、实现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提供了经验参考。

一、历程回顾

全国学会开展工程技术领域工程能力评价最早可追溯到2001年。在中国科协推动和支持下,有关全国学会从探索专业技术资格认证到实施专业技术人员水平评价,从积极参与工程教育认证到推动加入《华盛顿协议》,再到开展工程能力评价并探索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已历经近20年。

(一)开展专业技术资格认证试点

2001年12月,中国科协印发《关于推进所属全国性学会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在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在制定发展规划、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技术标准制定、成果鉴定等方面,主动争取政府的授权和委托,拓展学会活动空间”[2]。为推进全国学会改革,2003-2005年期间,中国科协陆续批准10个工科类全国学会开展专业技术资格认证试点,探索社会组织进行人才评价的模式和机制①。在试点过程中,中国科协和全国学会加强了与有关国际和国别工程组织的交流合作,学习了国际先进经验,增强了服务工程科技人才的能力。

(二)实施专业技术人员水平评价

2015年7月印发的《中国科协所属学会有序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扩大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将工程技术领域职业资格认定纳入全国学会承接政府转移职能工作[3],为全国学会参与或承担专业技术人员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认定提供了政策依据。2016年1月印发的《行业组织有序承接专业技术人员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具体认定工作实施办法(试行)》明确了行业组织有序承接专业技术人员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具体认定工作的要求、条件和程序等。依据有关规定,中国科协指导有关全国学会将此前开展的“专业技术资格认证”相应调整为“专业技术人员水平评价”,此项工作对提升工程科技人才职业化水平产生了积极作用,为我国工程科技人才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创造了条件。

(三)推动加入《华盛顿协议》

2005年5月,我国18个部门和单位成立了全国工程师制度改革协调小组(以下简称协调小组)[4]。同年7月,协调小组组长单位召开第一次会议,提出《华盛顿协议》作为工程教育本科学位课程互认协议,是国际工程师互认体系中最具权威性、国际化程度较高、体系较为完整的协议,也是实现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的基础,建议将加入该协议作为重点工作之一。此后近10年,我国按照《华盛顿协议》要求逐步建立了工程教育认证体系,组织开展具体专业的认证试点工作,广大全国学会积极参与其中并发挥了重要作用。经过多年探索与努力,中国科协代表我国于2013年6月成为《华盛顿协议》预备成员,并于2016年6月2日实现转正,成为该协议第18个正式成员②。

(四)开展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

近年来,我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但在海外项目落地过程中,我国工程师签字权问题成为推动项目实施的制约因素,解决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问题迫在眉睫。2018年初,为贯彻落实《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关于“探索推动工程师国际互认,提高工程教育质量和工程技术人才职业化、国际化水平”要求,中国科协以建立国际实质等效的工程能力评价体系为抓手,正式启动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工作,有关全国学会前期开展的专业技术人员水平评价工作为此提供了大量实践经验。

二、工作成效

(一)积极参与工程教育认证工作

工程教育认证的目的是通过标准、系统的工程教育保证工程师培养质量,实现工程教育学位互认是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的基础,也是推动我国工程师制度改革的重要环节。截至2020年底,全国共有257所普通高等学校的1600个专业通过了工程教育认证,涉及机械、仪器等22个工科专业类③。有关全国学会自2006年初起就已參与工程教育认证试点工作,特别是在机械、仪器、材料、能源动力、电子与电气、水利等15个专业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全国学会逐步成为工程教育认证具体组织实施工作的主力军。通过参与认证相关工作,有关全国学会进一步加强与高校的联系,拓展了在高校师生中的影响,有力促进了自身发展。

(二)建立与国际接轨的工程能力评价体系

在中国科协指导下,中国标准化协会、中国机械工程学会等10个全国学会参与研制并于2018年发布了《工程能力评价通用规范》。研制过程中坚持对标国际,对英国、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泰国等国家(地区),国际工程联盟、欧洲工程师协会联合会等国际组织的工程师标准进行了深入研究、认真剖析、逐条对比,最终以团体标准的形式规定了工程能力评价所涉及的评价授权、评价标准、评价程序,以及工程会员核准与注册、管理与服务、自律与监管等相关要求。相继又有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发布《电气工程类工程能力评价规范》、中国公路学会发布《土木工程类工程能力评价规范》、中国通信学会发布《信息通信工程类工程能力评价规范》、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发布《汽车工程师能力标准》等,初步形成了“通用规范+专业规范”的工程能力评价体系,为推动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奠定了良好基础。

(三)建立工程师职业成长服务体系

有关全国学会积极探索建立工程师职业成长服务体系,参与工程教育认证工作,促进本科工程学科教学建设和人才培养能力提升,推动加强工程师后备队伍培养水平;面向相关工程技术领域的工程师开展工程能力评价,突出评价能力和业绩,重点评价工程知识与专业能力、工程伦理与职业道德、团队合作与交流能力、持续发展与终身学习能力、组织领导与项目管理能力等5个方面的能力,建立见习工程会员、专业工程会员、资深工程会员的工程会员成长体系;打造工程师在线学习平台,有关全国学会共建共享通用类和专业类继续教育在线课程,以优质资源团结凝聚广大工程科技人才。

(四)推动本领域工程师实现资格互认落地

有关全国学会聚焦重点领域和国别,主动服务企业“走出去”需要,有针对性地开展国际交流。针对中泰铁路合作项目具体问题,中国科协会同中国铁道学会于2018年与泰国工程师理事会经过三轮磋商,最终同意经过培训的227名中国工程师通过简便程序注册为泰国兼任工程师,一定程度上帮助解决了中国工程师海外执业问题。

2019年11月4日,中国科协培训和人才服务中心与缅甸工程理事会认证委员会签署《中缅工程师资格互认协议》[5],来自中国电机工程学会的28名电气专业工程会员和来自中国公路学会的5名土木专业工程会员按协议在缅甸正式注册[6],为促进中缅两国工程师交流合作和中缅经济走廊建设领域提供了人才支撑。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于2019年10月22日与国际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FISITA)签署了《汽车工程师工程能力标准国际互认协议》[7],并于2020年10月向首批67名国际互认工程师代表授予证书。目前,FISITA的37个成员国中已有14个国家签署了互认协议,其中包括德国、日本、韩国、法国、瑞典、西班牙等传统的汽车强国,标志着中国汽车工程师能力评价标准体系得到了世界认可④。

三、面临的困境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指出“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再次强调要“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进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以全国学会为代表的社会组织应通过参与社会治理,在工程师制度改革、参与工程科技人才评价、推进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中发挥积极作用,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贡献。但全国学会在开展工程技术领域工程能力评价过程中还面临如下困境。

(一)工程能力评价尚未得到广泛认可

随着工程师制度改革的不断推进,我国工程师制度正处于多种形式并存的阶段,主要分为由政府部门作为评价主体的工程技术人才职称制度和职业资格制度,由用人单位作为评价主体自己开展的工程序列专业技术岗位聘任评价,以及由社会组织作为评价主体的社会化评价。其中,工程技术人才职称制度和职业资格制度即便与国际通行的工程师资格认证、注册制度不接轨,但因其已经在国内实施了几十年,早已深入人心,同样具有较高的社会影响力。尽管有关全国学会一方面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开展社会化人才评价,积极面向国际宣传我国工程能力评价体系,通过水平评价的工程师虽然在缅甸等国家能够得到认可,但由于尚未正式纳入国家工程师体系,工程能力评价只在各自领域产生了一些影响,国内大部分工程师对此还不甚了解。

(二)工程師职业成长服务体系仍需完善

国际上一般将工程师的形成划分为接受合格的工程教育、进行工程实践后获取工程师资格、通过持续职业发展保持工程师资格三个阶段,全国学会构建的工程师职业成长服务体系也是围绕上述三个阶段所展开的。但全国学会是按学科领域组建或以促进科学技术发展和普及为宗旨的社会团体,如何通过参与工程教育认证、开展工程能力评价、提供持续职业发展资源等更好地服务工程师职业成长,提高工程师群体的获得感,还需要对工程师职业成长服务体系作进一步完善。

(三)参与工程领域治理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

从国际视角来看,全球治理体系既包括以联合国为代表的政府治理,也包括如国际红十字会、国际科学理事会等国际非政府组织的治理,这些非政府组织一方面汇聚各种资源服务社会,一方面通过政府咨商机制积极参与到全球治理中。在工程领域,世界上多数发达国家和部分发展中国家都成立了综合性工程组织,在世界工程领域占据有利地位和话语权。我国虽然已由中国科协代表加入了如国际工程联盟、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亚太工程组织联合会等国际或区域性工程组织,有关全国学会也广泛参加本领域国际工程组织的活动,但在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方面仍需要持续推进、积极发声,参与工程领域治理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

四、结束语

在中国科协倡导下,76家具有重要影响的全国学会、地方工程师学会、高校和企业于2021年3月18日共同发起成立中国工程师联合体,这是我国工程界的一件大事[8]。全国学会应充分借助中国工程师联合体平台,搭建工程教育界、工程科技界与产业界合作桥梁,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在培养建设卓越工程师队伍上发挥更大作用。具体而言,对内积极参与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工作,逐步建立完善、科学、合理的工程能力评价体系,全面参与工程师培养、评价、举荐和服务,保证工程师专业能力和道德水平;对外与国际有关工程组织交流合作,为工程师参与国际合作和学术交流搭建平台,大力支持卓越工程师参与国际交流、到有关国际或区域性工程组织任职,在不同工程技术领域发出中国工程界的声音。

注释

①数据来源:《中国科协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资料汇编(2005-2013)》(中国机械工程学会2018年承接项目)。

②加入《华盛顿协议》相关资料来源:http://www.gov.cn/xinwen/2016-06/02/content_5079122.htm.

③数据来源: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协会官方网站.https://www.ceeaa.org.cn/gcjyzyrzxh/xwdt/tzgg56/626727/index.html.

④推动工程师实现资格互认落地相关资料来源于对全国学会有关情况的调研。

参考文献

[1]习近平.让工程科技造福人类、创造未来[N].人民日报,2014-06-04(2).

[2]中国科协关于推进所属全国性学会改革的意见[J].学会,2002(1):3-7.

[3]中办国办印发《中国科协所属学会有序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扩大试点工作实施方案》[N].人民日报,2015-07-17(11).

[4]八面来风[J].才智(人事人才),2005(6):56.

[5]李婷,贾文婷.缅甸“一带一路”项目上将有更多中国工程师身影[EB/OL].(2019-11-05).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9/1105/c1002-31437670.html.

[6]冯涛,孙世玮.5名中国土木工程师将获国际通行证——中国公路学会完成我国首批土木工程师能力国际互认[J].中国公路,2020(8):32.

[7]中国《汽车工程师能力标准》成全球标准[J].质量与认证,2020(1):29.

[8]2021年世界工程日中国庆祝活动暨中国工程师联合体成立仪式在京成功举办[EB/OL].(2021-03-18)[2021-06-18].https://www.cast.org.cn/art/2021/3/18/art_79_149512.html.


    本文网址:http://www.gdsee.cn/html/guojijiaoliu/588.html
    CopyRight © 2013-2022  广东省电机工程学会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1818号

    粤ICP备13014040号